百姓彩票登录入口

计世网

从《数据安全法(草案)》看整体布局
来源:中国网财经
2020-07-06
专家和律师对《草案》全文进行了深度解读。

 

7月5日《数据安全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专题研讨会举办,由粤港澳数据要素产业化联盟、《数据要素与大国战略》编委会、北京师范大网络法治国际中心、清华x-lab数权经济实验室联合主办。会上,法治专家、经济学家、司法区块链专家和律师等对《草案》全文进行了深度解读。

钟宏:《数据安全法》,是数据要素国家战略的法制基础

《数据安全法(草案)》,是数据要素国家战略的基本法,清华 x-lab数权经济实验室主任钟宏表示。(草案)明确提出维护国家数据主权,保护个人、机构数据权益,将成为数据要素国家战略重要的法制基础。数字经济历经70年发展,从计算经济到网络经济,正迎来数字经济3.0——数据智能经济(数智经济)时代。数据作为数字经济最重要的生产要素,被国家正式列为“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后的第五种生产要素。中国发展数据要素产业,实现数字经济持续高速增长,需要充分保护数据权力和权益,应尽快完成数权立法。

《数据安全法(草案)》,明确国家发展数据驱动的数字经济,包括国家实施大数据战略,各省应制定数字经济发展规划,国家将培育数据交易市场,大力推进电子政务建设和政务数据安全开放。

地方发展数据产业、数据智能经济,将迎来重大制度性红利。地方政府正在联合清华x-lab数权经济实验室,与国家部委、中央企业合作,研究搭建数据确权流通监管沙盒,探索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据要素治理体系。《数据安全法》出台后,数据要素国家战略的制定与实施将有法可依, 浙江、广东都已出台相关政策,各地政府应提早规划,尽快出台数据产业与数据智能经济的扶持政策。

吴沈括:解读《数据安全法(草案)》四个亮点

“数字化转型与数据资源博弈,是当下全球化竞争的焦点”,北京师范大学网络法治国际中心执行主任、博导吴沈括教授在发言中指出。数据作为国家基础性战略资源,事关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对其进行专门立法具有丰富的国际国内战略意义。目前各类数据活动的全方位融合普及和复杂的数据处理结构,催生了新的发展机遇,但同时也伴生了突出的安全风险,以创新为主要引领和支撑的数字经济需要完善的数据安全治理体系予以保障,同时数字政府和电子政务的升级也亟待政务数据安全管理制度和开放利用规则的全面支撑。

吴沈括教授对《数据安全法(草案)》进行全文解读,指出(草案)勾勒出国家数据安全的整体布局,(草案)呈现四个亮点:一是在立法理念上强调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和建立健全数据安全治理体系,凸显了从传统管理思维向现代治理思维的历史性转变;二是在立法技术上关注追求数据安全与发展利益的动态化、流程化平衡;三是在适用范围和规制主体上实现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全覆盖,并强化了中国法律的域外效力;四是在执法机制上突出了中央国家安全领导机构的决策和统筹协调职能,旨在确保国家数据安全战略和有关重大方针政策的制定和落地。

麻 策 《数据安全法(草案)》填补政策和法律的鸿沟

数据安全法草案颁布后,引起律师行业的整体关注,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表示。数据产业已经形成一个完整产业链,涉及数据收集、存储、加工、使用、交付、流通等诸多环节,面临政策鼓励数据应用与流通交易,而法律法规相对滞后的情况

《数据安全法(草案)》填补政策和法律的鸿沟,把法律跟政策结合得非常紧密,相信在数据安全法出台之后,还有大量的合规体系需要细化。对于数据服务商而言,在数据控制、网络运营、数据风控等环节,去尽快了解并规范业务流程,符合法规与监管要求。比如数据安全评估要求,你怎么处理?数据在处理服务结束之后必须要删除等等,这些要求都是接下来对数据服务商的考验。

马臣云:《数据安全法(草案)》明确数据活动的红线

数据要素上升为国家战略,粤港澳数据要素产业化联盟筹备组组长马臣云指出,《数据安全法(草案)》强调建立数据安全保护体系,可以用司法区块链赋能数据确权与数据流通,探索数据链上治理体系。

国家成立了三家互联网法院,分别是北京、广州和杭州互联网法院,都采用区块链技术打造司法区块链平台。广州互联网法院为例,区块链电子证据平台网通法链,在司法数据的产生、固化以及采集、采信过程中,全部都在链上完成。北京互联网法院天平链,实现证据要素的规范管理,完善互联网法治治理模式。

《数据安全法(草案)》一个重要的意义在于,明确数据活动的红线是什么,在法律法规允许的条件下,推动数据共享,发现数据价值。(草案)提出建立健全国家数据安全协同治理体系,有关部门、行业组织、企业、个人,共同维护数据安全和促进数据经济发展。粤港澳数据要素产业化联盟由清华x-lab、中国移动、工信部所属研究所、广东省电子政务协会等多家机构发起的数据产业合作组织。以“链接数据,以链治链”的理念,基于可信数据安全技术,依托司法网络平台,连接数据方、中介方、应用方,与各级政府打造政务数据安全开放治理体系。

责任编辑:周星如